您的位置:首页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17)作者:QM1255


      (十七)冬令「淫」(一)

      「话说放寒假了,大家有没有什么出行计划啊?」期末考结束了,我们六个人凑在一起。刘克永远是最积极的那一个。

      「啥意思,啥意思啊?你把我支走就可以出去找妞了是吧?」梓娜开玩笑道。

      「哎呦哎呦,我哪敢啊?」刘克说. 「我倒是有一个好去处,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热闹热闹. 」

      「你倒是说啊!」阿鸿有些不耐烦了。

      「给你们一个提示,」刘克故作神秘地说道。「市西郊。」

      梓娜好像知道了什么,笑了笑。

      秦语捕捉到了梓娜微妙的表情变化,问道:「梓娜,哪啊?笑成这样。」
      「你猜!」梓娜也卖起了关子。

      「好了好了,量你们也猜不出来,」刘克这时候高傲的样子让我有一种想抽他的冲动。「就是那个新开的温泉会所嘛!」

      泡温泉?那敢情好!我和秦语其实都挺爱玩的,於是异口同声地答应了。
      「那咱们明天就去如何?」

      我、秦语、刘克、梓娜都是G 市同乡,火车票都是一起买的,正好是后天晚上走。我也正发愁这两天怎么过,刘克倒是急人所难. 「可是,我爸妈让我一放假就回去呀……」欧阳有些为难. 「能不能请假啊?」

      「行行行。」刘克本来就受不了美人计,只得答应了。

      「那欧阳不去,我也不去了……」阿鸿也打起了退堂鼓。

      「不行不行,」这次刘克倒是死活不同意。「你哪那么多屁事,去不去?!」
      「唉,」阿鸿歎了口气,看了看欧阳。「行吧。」

      「哎,这就对了嘛!」刘克重重地拍了拍阿鸿的肩膀。

      「好了,我们Z 大五人组,温泉会所冬令营,明天早上,大家就在校门口集合!怎么样!」

      「好!」

      我预感,这次冬令营的「营」应该写成「淫」。

      当晚,欧阳乘上火车,离开了J 市,回去和父母团聚。对於她这样一个年少就离开家的姑娘,应该格外珍惜这团聚的时光吧。

      放假了,学生撤离了,楼管也放了假,我也能正大光明地出入女生宿舍了。
      阿鸿送走了欧阳,自己回了寝室。

      刘克梓娜那天晚上出去开了房。

      我陪着秦语在女生宿舍。

      「亲爱的,明天就要去泡温泉了呢!」

      「语姐,准备好了吗?」

      「当然啦,泳装什么的都准备好了,明天让你们这群色鬼看个够!」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顿了顿. 「下半年就要出去了,我猜明天他们要给你送行。」

      「送行?这么隆重啊?」

      「嗯,我猜是的。当然咯,就算他们不组织,我也要给你送行啊!」
      「哎呀都一样咯……」

      「嘿嘿,」我坏笑道。「一个人和三个人,当然不一样咯!」

      「三个人?不是还有梓娜吗?」

      「梓娜?她会插你吗?」我乾脆点破我的想法。

      秦语自然是一脸惊讶地表情。「你说的……居然是……」

      我又笑了笑。

      「老色鬼,」秦语嗔怪道。「讨厌,要真是那样,我也不给你插,就让你在旁边乾着急!」

      「好了好了,我就这么一说,赶紧睡吧,也不早了,明天还有事要「干」呢!」我故意突出了「干」字。

      「去去去……」

      嬉闹中,我们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秦语喊醒了。

      「懒虫!快起床啦!」

      还想赖在床上的我一想到接下来的短程旅行,兴奋得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
      「哎哎哎,语姐,你的泳装呢,快拿出来给爷瞧瞧!」

      「还反了你了,怎么说话的?」秦语故作生气状道。「穿在里面了哦。放心吧,保证你们都喷鼻血!」

      「哈哈哈……」

      我也穿好了衣服,和秦语一起下了楼。到了学校门口,发现人已经到齐了。
      「你们小两口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刘克阴阳怪气地说. 秦语一脚踢在他的小腿肚上,疼得他嗷嗷直叫。「切,你还说我们?我们可是早睡早起了,你们昨晚还开房,鬼知道你们几点睡的!」

      刘克被踢了一脚,自然不敢再辩白,一声不吭。

      不久,一辆出租车来了过来,我们一起上了车。

      「师傅,去XX温泉会所,新开的那个,对!」刘克好像已是轻车熟路,我猜他和梓娜已经去过好几次了。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目的地很快就到了。

      车停在了一幢金碧辉煌的建筑物前,从外面看,装修算是精美。可能因为刚刚开业,知道的人不多,所以停车场里没有几辆车。

      刘克领着我们四个人,走进了大厅. 刘克掏出一张卡,放在前台上。「五位,三男两女!」

      柜台里的接待小姐抬起头,看了看,殷勤地说:「刘先生啊,今天带了五位啊?好好好,我马上登记!」

      那个女人打扮得妖里妖气,办事还算麻利,一会我们就拿到了手牌。
      「马上得换衣服了吧,这回跑不掉喽!」进更衣室前,我悄悄对秦语说.秦语掐了一下我的胳膊,什么话都没说. 我们三个进入更衣室,换好了泳裤。虽然是泡温泉,但毕竟是冬天,室外的温度也只是个位数,所以我们都披上了浴袍。
      很快,我们都换好了衣服,走出了更衣室。

      女生比我们稍微慢一些,我们也就在外面等了一会。

      「嗨!」正当我发呆的时候,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跳。我回头一看,是秦语. 秦语也披了浴袍,但她把前胸扣上了,只能看见一点点乳沟。

      相比之下,梓娜就开放多了,她前襟完全敞开,胸前的沟壑肉眼可见,彩虹色调的泳衣也露出了一部分。

      「好了好了,人都到齐了,怎么样?大家是去泡大池子呢?还是直接开一间温泉房呢?」刘克当起了导游. 「泡温泉嘛,当然要去大池子喽!」我抢先说. 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异议,我们就跟着刘克,去了外面的大池子。

      刘克挑了一个比较偏僻、而且吹不到寒风的池子。我们几个男生先跳了下去。

      梓娜两手一活动,浴袍就乖乖褪下了。梓娜里面的泳衣算不上惹火,但也能衬托出她的身材。

      接下来轮到秦语了。她背过身去,慢慢脱下浴袍,露出那黑色的比基尼。而那一条纤细的长腿也吸引着我们的目光。

      「语姐,别总是背对着我们啊!」我趴在池边上,带头起哄。

      秦语回过头,瞪了我一眼,把脚狠狠地踩在我的手上。然后,她就一直这么踩着我的手,缓缓地转过身来。

      「咝——」

      「噢——」

      连梓娜也起哄。

      我赶忙抬起头,那一番美丽的景色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秦语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黑色比基尼搭配着白皙的皮肤,一对已突破D 杯大关的酥乳虽然只露出一小半,但是那一道深深的乳沟却令所有男人心驰神往;
腰间,黑色的泳裙包裹着那可爱白嫩的翘臀。整个人就像是内衣模特一般。

      秦语弯下腰,优雅地从岸上下了水。我急忙抽出已经踩红了的手。

      「语姐今天好美啊!」刘克先是称讚道。

      梓娜白了他一眼,忿忿地道:「喂喂喂,再给你一个机会啊!」

      「都美都美……」刘克只得服了软。

      秦语也笑了起来。温泉池里,我们用快乐忘却了寒冷。

      我们有说有笑。我向身边看去,温泉的热度已经让秦语的脸颊染上了红晕,看得我直喷鼻血。

      这个时候,对面池子里来了几个中年人,挺着啤酒肚。从他们色瞇瞇的样子,我看出来他们瞄上了秦语. 「语姐,咱们换个地方吧!」我友善地提醒了秦语一下。

      「就这挺好啊,干嘛换?」秦语不解地看着我。突然,又压低了声音,跟我耳语道:「他们还能拿我怎么样?看看就是咯,不然我这一身不是白穿了。」

      秦语的回答让我又惊又喜。仅仅半年,秦语已蜕变成这样;接下来的美国之行,又会对她产生什么影响呢?想到这里,我心中有不安,也有期待。

      秦语似乎享受起了这种视奸,她还故意调整了一下肩带,让那对圆球露出更多。

      两个池子离得不算远,我也听到了对面传来的议论声。

      「我操,那女的奶子真大,比你老婆的小不到哪里去!」

      「就是,就是。估计他妈的也是个骚货,真他妈想抓着她奶子狠狠地肏她!」
      「长得也不错,让她跪下来给我舔舔也是享受啊!」

      「还有那个女的,经常来的,也很正啊!」

      「嗯嗯……」

      秦语的脸比刚才更红了,想必是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又过了一会,阿鸿提出上岸。刘克和梓娜都答应了,我也不好推辞,只能和秦语离开了。那两个色棍看着秦语和梓娜一扭一扭的臀部,眼睛都直了。

      回到岸上,已经快中午了。於是,我们在餐厅饱餐了一顿. 趁着吃饭的工夫,刘克帮我们开了三间温泉房。

      吃完了饭,我们上了楼。刘克看上去还没玩够,招呼着我们几个一起去他房间玩。我们本来就不累,於是答应了。

      进了刘克房间,不一会儿,梓娜说是有点困,想睡会。刘克就把我们赶到了隔壁阿鸿的房间. 四个人坐在一张床上。秦语坐在床头,我坐在她身旁内侧,阿鸿躺在床上,刘克则坐在床尾。

      我们聊着天,说说笑话。不知为什么,话题焦点就到了秦语身上,到了她的美国之行。

      「语姐,马上出国了,准备好了吗?」刘克问道。

      「哈哈,不用你们担心,我都能搞定!」秦语自信地说. 「可是语姐啊——」刘克不怀好意地顿了一下。「你要是想我们了怎么办?」

      「放心啦,我到时候跟你们视频聊天不就行了?」

      「哎呀,不是怕你忘了我们啊,是怕你忘了……咳咳……」

      我突然间明白了刘克的意思,看来我先前的猜想是对的。

      我该阻止这一切吗?

      几微秒的时间,我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要爽咱们一起爽!

      「忘了什么?」我从秦语的表情中读出她也已做好「准备」,但她还是问了一句。

      刘克没说话,看了阿鸿一眼。两个人一起脱下浴袍,裤裆处,都已支起了坚固的帐篷。

      「讨厌啦你们三个,都放假了还不放过我。」秦语娇嗔地道。说着,她想推开步步逼近的刘克。不过,说是推,其实更像是往他怀里钻,而她的浴袍也在
拱动中脱落。

      「语姐,马上就出国了,这就当是给你饯行了嘛。」阿鸿此时也蓄势待发. 「去去去,」秦语一边说,一边脱下了刘克的内裤,把已经挺立的肉棒握在了手里. 「都怪你们,尤其是钱明,都把我带坏了……」

      我把手放在秦语的腿上,用嘴舔吮她的腿,并逐渐向前方进军。掀起泳裙,凑近私处,一股淫糜酸臭的气味扑面而来。我趁机一把拉下秦语的泳裙。

      「你厉害,有种别湿啊——」

      阿鸿这个时候也开始从背后进攻,而他的方式简单、粗暴、有效——挑逗秦语的耳垂。我清晰地看到,伴随着阿鸿的进击,秦语的小穴一张一合,吐着淫
水。我伸出舌头,探进她的小穴,轻轻地搅动着。

      「啊……哦哦……老公……不行……好痒……啊啊……痒……那里好痒……咿呀……包里……包里有套……快点……快点……哦哦……」

      离包最近的刘克,一把把包抓过来,掏出了两盒还没有拆封的套套。他粗暴地拆开一盒,拿出一个,递给了我。

      「钱明,以后咱定个规矩,第一个上的必须是自己男人。钱明,你先吧!」
      我楞在那里,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上啊!」阿鸿吼了一声。

      我这才反应过来,接过套子,打开,套好。

      看着身下的秦语,我心里五味杂陈。

      把她同时给三个男人淫戏,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但,这何尝不是我和秦语追求的「美」呢?

      顾不了那么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要玩就要有玩的样子!

      我把手放在秦语的小穴门口,轻轻抠弄着。我当然知道,这种爱抚对於秦语是隔靴搔痒,甚至越来越痒. 我就是要让她在两个外人面前,激发出最淫荡的一面。

      「嗯嗯……啊……别……不行……好痒……快……哦……快点……」
      「快点?干嘛呀?」

      「快……快进来……」

      「进来?没听懂。」

      「我操快点插我啊……听懂了吧!!」秦语这回几乎是吼了。同时,她一脚踹开了我的手,翻了个身,跪在床上,把屁股撅了起来。

      「好好好……」我嘴上答应着,动作还是慢慢吞吞的,半天才把肉棒放在她的门前。

      「快点啊……快插进来……我要……快插我的小穴……」

      我没等秦语说完,腰一挺,把肉棒送入秦语的小穴。

      「啊啊啊啊啊——老公好坏……」

      我故意停顿了一会,跟刘克和阿鸿使了个眼色。他们两个立刻会意,把两根滚烫发紫的肉棒放在了秦语的面前。秦语也是不甘示弱,飢不择食般把刘克的
鸡巴吸进嘴里,腾出一只手握住阿鸿的鸡巴。

      一切准备就绪,我慢慢开始抽动小穴里粗壮的肉棒。秦语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以示回应。

      我故意把抽动的速度放的很慢,九浅一深,为的就是让秦语藉助我的力量,充分地将口中的肉棒吐出、吸入。

      一开始,秦语还能主动地为刘克做着口交,时不时还能套弄套弄阿鸿的肉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秦语逐渐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她此时已几乎无法
握住阿鸿的阳物,而嘴里吞吐的动作也断断续续. 我见状,乾脆加快速度。这样一来,她只能勉强含住刘克的鸡巴。

      刘克是第一个开始的,这个时候,我知道,再加上一把火他就会将精液喷出。不过,他似乎在刻意地忍着,不想射在秦语的嘴里. 所以这个时候,秦语的动作停了,他也没有去抽动他的鸡巴。

      此时,我开足马力,疯狂地冲击着花心。秦语力不从心的「嗯嗯」声,和撞击产生的「啪啪」声,让我们体内的荷尔蒙疯狂地分泌着。

      大概过了不到五分钟,秦语突然狠狠地推了一下刘克,松开了她嘴里的肉棒。也就在此时,我感觉到我的鸡巴被挤压了几下后,一股温热的液体拍打在我
的龟头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语高潮之后,我没有再抽动。在她体内停留了一小会之后,我将坚硬的肉棒抽了出来。刘克这个时候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秦语的高潮让他喘了口气。
我向他眨了眨眼睛,刘克感激地点了点头. 只见他掏出一个套套,鲁莽地撕开,笨拙地套好。我移到刚才刘克的位置,取下我自己的套套。

      这时,恢复了一些的秦语娇嗔道:「快……快进来……」然后她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又像刚才一样握住了阿鸿的,头和手同时上下运动了几下。

      刘克有些等不及了,对准以后,没有话语的交流,直接插入了秦语的身体. 秦语被他突然的插入刺激得「嗯嗯」了一声。我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友被别的男人插入,自己还乐在其中,心中的快感传到下体,秦语口中的异物不自觉地跳动
了几下。

      刘克已经顾不了许多了,一上来就是最高速。秦语一开始还能含住肉棒,几下之后乾脆吐了出来,抱着我,呻吟着。

      「啊啊……嗯嗯嗯……好棒……好大啊……太……太快了……哦哦哦……那里……那里……要爆炸了……哦……快……快射给我……不行……不行啊……」
      刘克听到秦语的淫叫,更加卖力了;当然,我也是兴奋不已。

      还没过去一分钟,只听得刘克「嗯」了一声,身体紧紧地贴住秦语. 等到他再把他的肉棒拔出来时,那套套里已经灌满了白色的液体. 已经完全进入淫荡状态的秦语自然不会浪费这些精液,她小心翼翼地取下刘克的套套,贪婪地吸乾
了里面的精液。她看了看我,笑了笑,嘴角溢出一点白色,舔了舔,咽了下去。
她凑近我的脸,伸出舌头,撬开我的嘴唇,我也伸出舌头,探入那满是腥臭气味
的口腔。就在几秒钟前,停留在这口中的还是他人的精液。想到这里,我的兴奋
感也瞬间爆棚。

      接下来轮到阿鸿了。刚才刘克短暂地抽插显然没有满足秦语,当阿鸿戴套套时,秦语竟然自己用手抠弄着小穴。

      先前,阿鸿的肉棒一直被秦语「掌握」着,但其实并没有受到多么大的刺激。所以,接下来的会是一场持久战。

      突然,刘克说道:「你们先,我去陪陪梓娜。」

      我欲言又止,没有阻拦他。

      而因为这短暂的耽搁,秦语也更加急不可耐。「快……快……快进来一个……」

      这次,秦语乾脆不再挑弄我,解放了双手和嘴,使得她更能投入其中。
      阿鸿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欧阳对他的「训练」已经让他成为了我们三个人中技巧最纯熟的一个。阿鸿每次抽动的幅度并不大,但每次都能让秦语欲罢不
能。

      「哦哦……嗯啊……好舒服……快……快插……啊啊……被插死了……哦……好爽……里面……咿呀……里面……哦哦哦哦……好棒……啊……啊……要
……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抽送了不到一百下,秦语就被送上了高潮。阿鸿却还没有鸣金收兵的意思,没有停顿,继续抽动着。满身香汗的秦语只能任由他进出自己的身体,口中
的惨烈呻吟也暂时被无力的「哦哦」「嗯嗯」所取代。

      而就在秦语刚刚完成高潮后的缓冲之时,阿鸿也是一声闷哼,排出了体内男性的精华. 毫无疑问,这个时候的戛然而止让秦语更是抓狂。秦语吸着精液,用嘴清理了阿鸿的鸡巴,然后把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抠弄着。

      阿鸿无力地倒在一边,说道:「语姐,你……你真行,肏着比欧阳还累……不行不行,语姐,钱明总有一天给你榨乾……」

      「别说风凉话……快……再来……我还要……」

      要知道,我今天可还没射呢!我抱起秦语,让她平躺在床上。我先是自己套弄了几下,然后又在那神秘的洞口摩擦了几下,藉着龟头分泌的粘液和淫水的
润滑,我腰一挺,把还没有戴套的鸡巴直接插进了花心。

      「哦哦哦哦哦哦哦——坏……坏老公……插那么深……快……快动……」
      「那你说,我应该插多深?」我一边开始慢慢抽动,一边问道。

      「啊啊……就……就这么深……啊啊啊……不行……不行……哦……再……再来一点……」

      我开始慢慢加快速度。「你说,马上出国了,那些外国人会不会插你?」
      「讨……讨厌……哦……啊啊……老……老公让……让插……我就给……给他们……插……」

      「语姐这么骚,他们肯定会插烂你的……」

      「啊啊啊……好棒……秦语就是……就是骚货……」

      「哈哈哈……」我笑着,进入了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好舒服……哦……嗯……快……快射……我要……要……嗯啊啊……再快点……要去了……要……快了……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我趁机猛地拔出自己的鸡巴。只见小穴处,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喷射而出,溅在了我的腿上、床单上。

      而此时,我也快到了兴奋的极点. 这时,一个邪恶的念头在这一瞬间从我的脑袋里蹦出来。

      我对着身下的秦语,快速撸动了几下,射精的信号迅速传导。我对准秦语的脸,肆无忌惮地射出了忍耐已久的浑浊液体. 秦语也因为下体的空虚,和脸上突然收到的刺激而惊叫连连. 射精后,我也有些疲惫. 再看秦语,脸上、头发里、脖子上,甚至於那对双峰上,都是一片狼藉。有一些精液还顺着她脸的轮廓而滚
落下来,活像是AV里被颜射的美艳女主角。我和阿鸿都看呆了。

      秦语狠狠地锤了我一下,道:「你看看你……」

      我尴尬地笑着。

      这个时候,阿鸿识趣地离开了。

      「怎么了,不喜欢今天的饯行?」

      「讨厌,就是吃的太丰盛了,都搞了我一身……」

      「你个小狐狸精,出了国你还不得飞上天啊?」

      「对,被又粗又长的黑棒棒插得飞上天。哈哈,到时候,我给你视频!」
      「得了吧你就……」

      ……………………

      后来,我帮着秦语清理了她身上的精斑。而她又是「兽」性大发,骑在我的身上,逼着我又给她颜射了一次。

      我们在那个会所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我们奔赴了回程G 市的火车。12个小时以后,我们回到了家。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