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婊子老婆】(10)(完)作者:nujinglingg


              第十章峥嵘青春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从开始跟着花姐接货,转眼1年的时间过去了,现在已是老大的心腹专门接货,「后宫」成了我的驻点可以随意的进出。老婆小方一直替老大拍片贩卖给星级酒店和出口,剩余的时间做做公关和伺候各式男人,而我也获得享有后宫女人侍寝的特权,除了花姐之外任何一个进入后宫的女人,自然也包括被调教的颇有女人味的嫩骚货- 丫头。

  每个月接两次货,剩余的时间便是在「后宫」里吃喝玩乐,老大偶有差遣才会出门办事。这样的日子惬意舒心,老婆拍片和接货的任务,我们的存款快速累积,和小方商定挣够了500万,我们就改名换姓远走他乡过安稳的营生……吃过晚饭和兄弟们摆开桌子准备赌上一晚,才玩一会儿,有人通知老大有事找,原来三个老头子歇息了一阵,又打电话给老大要玩女人,除了送丫头去之外,老大还交代,还有他们一个干儿子和干女儿,回来的时候把干女儿一并带回来。原来这三个退休的常委老家伙在体制内还有不小的影响力,钱已是不缺了,唯独好色一道,自然有人送女人,一般的女人他们未必看得上,倒想看看是怎样的女人。
  几个女人在房内看着电视剧,把丫头叫走的当下,小方和花姐只是瞟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要论年龄,这三个老家伙个个是丫头爷爷辈的人,玩腻了小方和花姐她们,老牛还特爱吃这棵嫩草。开着老大新添置的路虎,轻车熟路来到别墅后门,带着丫头走到三楼,客厅内在座的果然多了一对年轻男女,男的带眼镜一身正装仪表堂堂,女的颇有贤妻良母气质,长发绕成圆盘发髻挽在后脑处,漂亮的鹅蛋上刚好有肉的感觉,一双闪亮的大眼,怯怯的看着我和丫头,休闲低领白衬衣、没到膝盖的短裙、双腿黑色长丝袜、足蹬高跟鞋,衣领口露出一截深深的事业线和鼓胀的前胸证明那是大号的肉球,而且绝对是坚挺有料,紫色的眼影和淡妆不是很协调,时不时拉着衣领口遮一遮露出的乳沟,另一只搭在短裙裙摆以防走光。和丫头这紧身露脐皮上装、齐逼小短裙和网格袜,毫无疑问,极品的良家少妇,而且还不超过三十。

  「小刘啊,这个活动就要开始了,我们就不留你了吧」国字脸对着眼镜男说。
  「啊,是,那我先回去」,叫小刘的立马起身,朝三个老头躬身行礼,「领导玩的开心点,有小刘能办到的尽管吩咐」。

  「走吧走吧」,胡子不耐烦的摆手,「没你什么事了」。

  「来,你俩喝口水」,老芋头还是管喂「药」的活,递给少妇和丫头各一杯泡好的「茶」水,「喝了吧」。

  小刘临了看了少妇和我们一眼转身离开,少妇看着小刘离去欲言又止,接过茶水又重座在原位,丫头知道老头子们的胃口,一口喝干「茶」水,笑着依偎在老芋头身上,「芋头爷爷,今天你们想怎么玩呢?」。

  「哈哈,小丫头片子,刚喝的就是新节目,哈哈哈哈」,老芋头一阵大笑。
  「不是原来的么?」丫头看了看微笑的另两人,疑惑道,「换药了?」。
  一旁少妇听到,急急放下送到嘴边的茶,众人目光齐聚到她的身上,立即辩解,「谢谢,我从不喝这个的」。

  「嗯?你以为是来玩过家家么?」,国字脸吐出一口烟,「还是小刘忘记告诉你来是干什么的了」。

  「小妹妹,在这可不是你耍脾气的时候呦,惹老大不高兴了,就算你离开这都会失去自由」,老芋头把茶水重递给少妇的手里,「这是新药,没副作用,喝了吧」。

  「哎呦,怎么说话这么斯文呢」,胡子一旁打趣道,「是不是看跟你家孙媳妇有点像,发善心了?」。

  「滚蛋,再说把你孙媳妇劫来玩」,老芋头反驳说,俩人斗上嘴了。

  「行啊,你有那本事随你玩,反正啊,那娃娃老跟我呛,让她走人最好」,胡子半真半假,让人摸不着头脑。

  「哈哈,你说的,不许反悔」,老芋头开心大叫。

  「你也得把你那模特孙媳妇一道弄来就行」,胡子不急不慢的说着。

  「这……分明耍赖皮,懒的跟你说话」,老芋头分明比胡子缺点魄力,没了气势。

  「芋头,我记得你说过挺喜欢你那孙媳妇的,不想吗?」,国字脸插话逗着老芋头,看来那位模特孙媳妇的魅力,吸引的不仅是同龄人。

  「这…,话是不错,老大,但是这事要是被人知道了,多丢脸啊,何况我那孙子还是挺喜欢那女孩子的」,老芋头悻悻道。

  「哈哈,我有办法不出纰漏」,国字脸微笑着看了看胡子和芋头,一脸神秘。
  「老大,我说了,只要芋头的孙媳妇陪我们,我听老大安排」,胡子眼巴巴瞅着芋头,将了他一军。

  「行」,老芋头一跺脚,「老大说了算,但是绝不能出差错」。

  「芋头爷爷,那我不是要多两个姐妹了?」,丫头搂着老芋头的脖子,腻歪着说。

  「哈哈,对了,你叫棍子是吧」,国字脸朝我问道。

  「是的,有事您吩咐」,老大叮嘱得恭敬,这三个老不死能量大着,小心伺候着。

  「刚才你也听到了,回去跟你们老大要几个人,资料和时间到时候会知会你,怎么把人带到这来,就不用我们教了吧!」,国字脸盯着我说。

  「三位放心,绝对办得干净利落,不会有人知道」,拍着胸口保证。

  「棍子哥可是我们老大的得力助手,你们就放心吧」,丫头一旁帮腔道,她很喜欢凑热闹,何况是要绑两个老头的孙媳妇来。

  「哈哈,就这么定了,」,国字脸站起身来,「走,玩我们的」把少妇拉到身边朝里间走去。

  少妇显然第一次到这来,想反抗却又不敢,一杯「茶」已经惹的三位有些不乐意,虽然已经喝了,但再不敢忤逆。胡子和老芋头把丫头夹在中间,嬉笑着一块进到里间的情趣房内。如此清纯少妇,第一次被男人玩弄调教,要是交给我的话…,坐在一楼看着电视喝着茶,意淫着、等待着。

  三楼,天花板的吊钩已经垂下,丫头被胡子和芋头扒个精光摁在地毯上,这次没用其他绳索捆绑她,只皮质束带扣在手腕、腰部和脚腕处,整个人面朝地板被吊起一人高,「吊这么高啊?你们都够不到怎么玩?」,丫头疑惑着看着身边的老头。

  「嘿嘿,这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胡子和老芋头相视一笑。

  国字脸搂着少妇坐在沙发上,一手已经伸到衬衣内摸索,从国字脸满是笑意的脸色看,少妇的胸部绝对是荡人心魄的「凶器」,少妇坐在他的大腿上,一只手搭在老头肩膀,另一只手覆盖在衬衣外,似乎想要拒绝的微微推动,脸色有些红润、有些尴尬、又有些激动,这都被国字脸看在眼里。

  当国字脸从少妇胸部转战到裙内私密地带,心念一动,「芋头,你把楼下跑腿的叫上来」,国字脸说着。

  「叫他干什么?」老芋头不解。

  「别啰嗦,叫你叫就叫上来」,国字脸稍有不耐的斥责。

  当我被叫到房内,丫头头下脚上被倒吊,双腿大张成100度的角,双手在背部,整个人被弯成一个C字模样悬空着,胡子正用一个大号注射器往丫头肛门内灌牛奶一样的白色液体,地上的脸盆已经见底,丫头的小腹也鼓起不小,「这小骚货,越来越能装了,居然灌完了,哈哈…哈哈…」,胡子把脸盆内最后一些吸入注射器。

  「棍子,你过来」,国字脸招呼我。

  「是,您有什么吩咐?」,瞟了一眼还穿着衣服的少妇,眼神有些涣散,呼吸急促,面色通红,看着倒吊的丫头被灌肠,一只手抚在裙上,而国字脸一只手在裙内。

  「哈哈,别拘谨,过来坐,」国字脸指了指少妇背后的位置,「经常让你跑来跑去的,辛苦你了」。

  「您说哪的话,这是我们的荣幸,别人打破脑袋都没这机会不是」,我奉承着说,坐到少妇的背后位置。

  「哈哈,小伙子挺懂事,」国字脸一挪屁股,把少妇放在我们中间,「今天我们玩2对1,他们俩玩小丫头,我们俩对她如何?」,指了指中间的少妇。
  「噢?这可以吗?」,一直想的就是这茬,这可是不多见的细皮嫩肉、气质身材都棒的极品少妇,要是不心动的那真是性取向有问题。

  「哈哈,难道你不喜欢?」,国字脸开心大笑。

  盛情难却,也不管有什么坑了,玩了再说,悄悄给国字脸提了建议,让少妇带个眼罩更容易适应第一次,果然不一会儿,少妇一改憋在喉咙里浪叫,开始忘情呻吟,国字脸给了一个赞许,俩人各一边继续爱抚少妇的身体。

  最后一筒已经注入丫头直肠内,老芋头立即塞入一个大号核桃般大小的肛门塞,惹的丫头一直浪叫又无可奈何。胡子躺在地上调整丫头的身体高度,让她的脑袋刚好吃到鸡巴,「哈哈,吃的爷爷爽了,才让你上厕所」,胡子一脸得意的躺着。

  老芋头则是爱不释手爱抚着丫头的酮体,从上面的细长小腿、大腿、到屁股、小腹、奶子和背部,那样子像是爱抚一件宝贝,「啧啧,年轻真好,这肉嫩的,都能挤出水来,哎呀,老大,我们以后就找20岁以下的玩吧」,老芋头一脸的认真。

  「哈哈,不是已经安排好另两个了么?」,国字脸开心的大笑着,显然是说他们俩的孙媳妇。

  「嘿嘿,话是没错,这能不能成行还不知道呢」,老芋头傻笑几声,谁都看的出来那眼里的性奋之情。

  「怎么,想放老大鸽子呢?不想活了你」,躺在地上的胡子脸色一黑。
  「好好好,不跟你争嘴,到时看我怎么玩弄你那二十出头的孙字辈」,老芋头不甘示弱。

  「得,你有什么本事随你,反正你那一米七的孙媳妇,我得玩的她没水为止」,胡子说的很具体。

  「好了好了,别在这吵嘴,已经说定的事,反悔都没用」,国字脸不耐烦的解围。

  而少妇的衣物,在我们俩人的努力下,上半身已经被扒光,堪称巨乳的一对奶子傲然的坚挺在前胸,确切的说胸部就是奶子、奶子就是胸部了,没有奶罩的包围,双乳间的事业线依然深深的如战壕,难得的是还能坚挺的伸向前方,勃起的乳头还带着淡淡的粉红,这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一对豪乳,仅仅一对奶子被男人挑逗,少妇的身体已经微微泛红,满面红润,微张的小嘴时不时舔着嘴唇,国字脸看了我一眼,一挑眉毛吻上少妇的小嘴,手里也没闲着揉捏着乳房。

  少妇从开始的扭捏,到现在已经动情的主动索求,和老头火热的湿吻、双手在两边探及男人的裤裆,我迅速脱了衣服,少妇摸到尺寸不小的老二,身子微微有些颤抖,配合着把短裙撸到腰部,看老头子吻的那么投入,我不客气的开始探索少妇的下体,手伸进蕾丝三角裤内,没有摸到一根逼毛,而且也没有剃掉的毛根,难道是天然的白虎逼?我可从来没玩过白虎逼,而且第一次就碰到如此美丽性感而丰满的白虎,激动的把少妇的三角裤扒了扒开大腿一瞧,果不其然,还是馒头白虎逼,两边饱满的阴唇好似两块白白的馒头一样夹着一丝缝隙。

  忍不住蹲下身掰开她的双腿,一舔这少妇的馒头逼,白色的汁液从中间溢出,美味的叫人心神不宁,激动的呻吟声压抑在少妇的喉咙里,国字脸睁眼看到少妇如此动情,心情大好挪了挪身子,默契的双手掐乳继续湿吻起,下半身自然就交给了我。

  而丫头一边,努力给胡子爷爷吞吐金箍棒,口水反射着灯光闪闪发亮。老芋头拿了一包木夹,从丫头的一对乳头开始上夹子、然后奶子一圈、隆起的腹部、阴唇、大腿上一个挨着一个,直夹的丫头大呼小叫,却又被胡子拽着脑袋鸡巴操着小嘴……「芋头,把鞭子拿来,抽这丫头,快去」,胡子紧促的说着。

  「嘿嘿,好」,老芋头扔下手里几个夹子,拿来一个黑色的鞭子,没等胡子说话,「啪」的一声,抽打在丫头的双乳上,丫头吃痛大叫,身体不断的扭动,鼓胀的小腹也因为高潮而收缩起伏,一鞭子就把她抽到了高潮,这三个老头玩女人还玩出了经验和花样,老芋头淫笑着看在眼里,转到丫头的侧边,「啪」,第二鞭落在双腿间,直抽的丫头身子猛的一挺,「噗哧」,高潮中强烈的爆发力,肛门塞被屁眼蹦了出来,顿时哗啦啦的如同喷泉一般,胡子大吃一惊,转身想要躲开那白色和黄色的混合体,不过动作已经慢了一步,胡子的嘴里和身上喷到了不少。

  「哈哈,好玩,」老芋头反手猛的一鞭抽在丫头的屁股上,「再喷高点」。
  「啊……」,丫头的痛楚和快感充斥整个身体,「扑哧」又一波从肛门喷出的液体,冲高而落,扭动的身躯在空中翻滚,挣脱不得。

  「靠,喷的老子一身都是」,胡子站起身,擦着脸上和身子,抢过芋头手里的鞭子,「啪、啪、啪、啪……」,6~ 7鞭落到丫头的身上,本已高潮的身体,被抽的好似毛虫一样剧烈翻滚扭动,大张的小嘴没能发出一丁点呻吟声,极度痛楚的表情,也证明了丫头在高潮中死去活来的享受着……当少妇听到丫头痛楚的叫声和鞭子抽打肉体的啪啪声,身体有着更加明显的颤栗,看来这三个老家伙弄来的新药貌似很厉害,少妇只是享受爱抚和挑逗,和一点感官刺激,就有了高潮的征兆,国字脸也发现了少妇临近高潮,立马站到沙发边扒开少妇双腿,「我先来」,尺寸不小的老二,尽根没入肥美的馒头逼内……而我改成蹂躏少妇的那一对豪乳,少妇被上下进攻,不到一会儿整个人就被送到高潮的云雾里,剧烈收缩的小腹还有那被夹的咿咿呀呀的国字脸,不用说,少妇的白虎馒头逼肯定很紧,巴不得立即把老头子夹的射精,我来接手这难得的白虎少妇。

  国字脸紧紧的抱住少妇的腰身,努力不让鸡巴被挤出阴道,待她稍稍平复,重新开始慢慢抽插……「胡子、芋头,你们过来」,国字脸扭头叫着,「我们轮流干这逼」。

  二人正清理着身上的污物,听到叫唤,甩着老二立即跑了过来,这家伙体会到少妇的滋味,就把我甩开了,没办法,幸好,等会儿这少妇还要跟我走。现在退而求其次,丫头头下脚上被自己喷的也是稀里糊涂的,我试着把她身体面向地毯平放吊着,双腿依然保持100度的开叉,也顾不得她缓没缓过来,坚挺的鸡巴对准微张的屁眼,「哧溜」一声插入。

  灌肠的肛门柔软和紧凑,深处空洞而留有温水的浸泡,三个老头在沙发上轮番抽插着少妇,而药力使得她连掀开眼罩都已不知,高潮、接着高潮,少妇的浪叫一直亢奋有力……当这一切结束时,丫头依然被吊在空中晃动,几十个木夹、喷在身上的混合物和被抽打的酮体凌辱得有点不成人形,不知是药效还没过去亦或是丫头的淫欲,双腿偶尔的内夹还想要更多的挑战,已经被干的趴在地毯上的少妇,双乳被压成一对大而圆的肉球,胡子的鸡巴早已被挤出阴道缩的只剩拇指般大小,却仍让贴在少妇的后背舍不得离开,两旁国字脸和老芋头躺在一边……自此后,我和我的老婆小方,成了后宫的主要配角,在欲海中享受肉体的欢愉,每一个来到后宫的女人、每一个被我俘获的奴隶、成了生命里一颗颗流星。
                【完】

[ 本帖最后由 恶意之爪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